文章详情

神秘录之鹰身女妖(Harpy)

闲谈神秘录 2018-09-11 浏览(143)


    她们是一种生性狡猾,飞动敏捷,同时拥有着女性与鸟类特征,且还长相丑陋的危险怪物,在西方奇幻游戏里属于较为常见的敌方角色,相信玩家们对此并不陌生。与在下以往所述文章相似的地方是,这些长着宽大翅膀的女妖在早先出现的一些故事中,即使不对比现在,好多内容也都是各说各话,而这部分便是本文的主要展示,除此外,期间也会字现一些鲜为人知的历史故事与民间趣闻以供一看,所以无论对鹰身女妖的了解或深或浅,我想大家在阅读以下内容时应该都能乐在其中。

    古希腊神话首次向世界展现了该种特别的生物,复仇女神三姐妹 厄里倪厄斯(Erinyes,统称)那,负责先头工作的便是她们(数量的问题至今没有定论)。一般情况下,如果谁触犯了某项大罪但没被审判而侥幸逃脱的话,鹰身女妖们便会夜以继日的赶到此人面前,无管在什么场合,直至将其啄食成带血的白骨才算告停,该举经常惊吓到旁边不知发生何事的普通民众,所以当时大家基本认为此帮鹰身人脸,吃人不眨眼的异物绝对属于是邪恶到无以复加的东西,岂料目睹到的仅仅只是一种比较残酷的神罚罢了。荷马(Homer,古希腊著名的失明诗人)在本文主角的身份问题上则有自己的观点,他表示,半神 阿喀琉斯(Achilles)的那两匹健壮的战马便是唯一的1个鹰身女妖所生,其完全是按照 西风神(Zephyrus)的命令所行事。话说这位被称为 波妲尔格(Podarge)的鹰身女妖是西风的姐姐外加情人,此外还有数个不一般的女性也乃该神的妻子,关系皆相当稳固,我一直都搞不清西风神在当地传说里的代名词为何是温柔,现在来看好像有点儿明白了。同样有名的古希腊诗人 赫西俄德(Hesiod)对鹰身女妖也有着自己的描写,首先在数量上他认为有俩,是地方海神 陶玛斯(Thaumas)的孪生女儿,她们不但炫丽华美羽色灿灿,还长有一头漂亮到无法被凡人直视的毛发,但后来的罗马神话作者们,却把这对姐妹描绘的丑陋无比档次落地以至于光彩全无,彻底沦为了蛮臭之野物。诸如此般暴力型的以新盖旧,在全球人类文明的每个时期可一点也不少见,目的嘛多种多样,无非是为了牵引概念或抬己压他,但这回的修改行为却有着还其本来面目的意味。

    我们来看看另一段神话是如何讲述鹰身女妖的故事的吧:色雷斯(Thrace,位于巴尔干半岛东南部)的国王 菲纽斯(Phineus)曾经因功而被赠予了预言能力,但后来其利用该技能对外界透露了太多的神私,毫无疑问,个人秘密可以论吨算的 宙斯(Zeus)对此的感受,已经没有极限词语可以形容的了,于是决定要狠狠的制裁他。这位国王顷刻间就失去了地位与双眼,还被流放到了一座遥远的小岛上面临生存困境,虽然每天在固定的点会配送食物,但能不能吃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
一部分相关爱好者们坚持认为,鹰身女妖是和平主义者,攻击或吃人的故事纯属恶意捏造

    被指派来的鹰身女妖们知道这位昔日的君主已经失去了视力,所以每次等他快要拿到肉菜瓜果时,都会从旁边突然飞出后将盘里之物抢个几近殆尽,恶劣的,还把排泄物丢在原地,天天让菲纽斯难过和出丑便是她们的主要任务加最大乐趣。直到 阿尔戈英雄(The Argonauts,乘坐阿尔戈号去寻找金羊毛的非凡们,海格力斯,忒修斯也在其列)一行人途经此地,并在彩虹女神 伊丽斯(Iris)的要求下永久性的赶跑了鹰身女妖们后,在该座小岛上持续了很长时间的闹腾才算最终落下帷幕。

    在以上的故事里,她们被称为是宙斯的跑腿,神的奴仆,阶位与复仇三女神传说的那部分相同,比起荷马讲的稍有不似,而赫西俄德的所述则是这里最浪漫的一个版本。为了尽可能展现鹰身女妖的不同故事,下面还将提到一个重要的文人,那便是意大利诗匠 但丁·阿利盖里(Dante Alighieri),他的伟大作品《神曲》(Divine Comedy)中也有提到些许,对本文来说不可错过的内容。但丁笔道,自杀者也将遭受最终的审判,这些人死后会落入地狱的第七层,必须踏入一片名为 折磨之森(Tortured Wood)的地方去接受惩罚,此地除了遍布着已和周围树木融为一体的枯魂,还有成群结队,饥渴于对来访者施暴,不断哀嚎的鹰身女妖。很有意思不是么,她们从神的马前卒到配偶再到子嗣,如今又变成了地狱生物与恶魔为伍,身份真是转换不停。那古希腊的民间又是怎样描述有关故事的呢,相传她们是一种徘徊于神殿周围的野生怪物,总是惯于冷不丁的飞向那些没有防备的朝圣者,快速抢夺对方的包袱与着装,有时候还披上一些衣物来回显摆,如果女妖们兴致高,会到处鹦鹉学舌,但几乎没有谁去相信那嘶哑尖锐毫无感情的声音是出自人口。意料之外的是,她们的这些行为并没有招致大众的厌恶与驱赶,反而很多善良之士还每日都来神殿门口放置食物,因为不少人相信鹰身女妖都是战争中丧夫丧子的,因郁郁不乐而死的那些妻子或母亲所变,如此遭遇非常值得同情,一些小小的恶举也就当作故意忽略了。可话说回来,不是所有的当时人都认同这个讲法,尤其广大虔诚的宗教信徒们,主要存在着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传说在殿宇里面叙述着而不是在外。

    以宙斯为首的时代刚开始那会,凡人可以直接前往奥林匹斯去膜拜十二主神,带着信徒到达山顶的活儿就由鹰身女妖们所负责。不够清白或另有所谋的家伙,一般没有机会踏上女妖的后背(这个版本里的她们个子应该很大),但意欲蒙混过关则仍然有法可用,只要喂几颗抹着蜂蜜的新鲜橄榄,对此无法把持的她们也会把对方驮到目的地,啥是职业操守也就抛掷脑后了。最终所有的鹰身女妖都被主神们惩罚后抛弃,奥林匹斯之顶也开始禁止凡人涉足,于是当地各处只好开始兴建神殿。


稀有资料显示,鹰身女妖可能比古希腊神话框架的出现时间还要早, 是位掌管风暴的神祗

    在一般人嘴里她们是不幸的妇人,以信徒的所知她们是容易被贿赂,原本非凡的神界工作者,似乎有所牵扯的事儿都没什么好。感觉鹰身女妖已经无法再糟糕了么,No~ 因为最后还有个饱含悲剧色彩的传说要讲,里边夹杂着爱情,执着,嫉妒与杀戮,具体的故事是这样的:在众神最鼎盛的时期,希腊首都 雅典(Athens,从有记载至今已有3千年历史)中有一对地位不高但郎才女貌的年轻夫妻,男方是个小商人,女方特会行持家务,虽然相互恩爱有加可结婚多年依然没有一子半女。

    一天早上,男人到港口进好了货,便出城去临近的那些渔村里进行兜售了,一切看起来都是无比寻常,但细心的家妇却有所担忧,因为这次丈夫在离开时并没有和她道别。待日子渐渐过去,丈夫仍旧还未回家,按照以往最多3天两人就可以相聚了,还能获得一份对方为她精心准备的礼物,甚为不安的女人只好有空就向神祈愿,希望丈夫在路上不要遇到任何危险,好早点归来。这持续不断的心力终于惊动了爱神 阿弗洛狄忒(Aphrodite),但就时机来说可不是最佳,因为不久前天后 赫拉(Hera)正好和爱神半争半议一个问题,那就是宙斯之妻认为天界诸神不应该过多的介入人间事务,更得要极力减少直接下凡的次数,而  阿弗洛狄忒 认为,神对于信徒负有无法推卸的照看责任,尤其是有难之时,可鉴于天后的显赫地位所以她还是接受了对方的观点,承诺自己基本上可以做到。所幸的是,即使在这样的背景下,爱神还是义无反顾的回应了家妇,于是她在晚上现身于祈愿者的屋内,对着吓得跪地不起的那个女人说:“不必恐惧,可怜的凡人,你知道面前的是谁,我要把你变成一只动物,因为雄雌分开千里也能有法找寻会聚,脚速的兔子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女人马上抬头担忧的说道:“智慧的神啊,我瞻仰你,可林间到处都是饥饿的野狼。”爱神:“那矫健的大鱼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女人又担忧的说道:“善良的神啊,我瞻仰你,可海岸上满是撒网的渔民。”阿弗洛狄忒:“飞翔的鸽子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女人继续担忧的说道:“伟岸的神啊,我瞻仰你,鸽子虽拥抱天空但总有垂涎的猎鹰在旁盘旋。”爱神:“就把你变成老鹰吧!”然后对方心满意足的接受了。

    天刚亮家妇就飞出门找寻丈夫而去,虽然遨游天际的乐趣使人欢喜无比,但她并没有忘记爱神的重要叮嘱:只有打碎看到的第一只罐子,你才可以化身回人。傍晚时分,女人终于在一个渔村外围的小屋旁发现了熟悉的货车,于是其飞到了窗口准备往里一窥究竟,她发现自己的男人平安无事,可喜悦并未涌现,因为对方正在和一个漂亮的姑娘有说有笑,谈论着生儿育女的话题。心火猛烈的熊熊燃烧,眼前一幕给家妇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怒意,此刻的她正被眼进沙砾耳插竹签之感所折磨。

    屋里的姑娘拿着陶罐去打水,家妇立刻尾随而至,为了骂其泄愤也为了唯一变回去的机会,可不巧的是,被惊到的对方失手掉落打碎了容器,还要准备大呼救命,丧失希望的女人借着兽性一口啄开了情敌的喉咙,还撕扯下了她的容貌盖在自己脸上,折返原路来到丈夫的面前。“夫啊,妻已夺走那人性命,我们可以继续以往,忘掉此事。”老鹰样的家妇头前糊着人脸缓缓说道,结果她男人立刻吓昏过去,跌倒时还撞到了灯具,不一会屋内便燃起了火。鹰妇拼命扇动着翅膀意欲救场,但火势毫无悬念的越来越大,最后她只能选择离开那里,回头眼睁睁的看着心中挚爱化为碳尸变成飞灰。

    爱神  阿弗洛狄忒 对此事感到又恨又羞,恨家妇所采取的不明智行为,羞自己刚做承诺不久就被天后训斥,所以她毫不留情的诅咒了那个凡人,让其面部贴着的情敌脸深深的长入肉中,恢复活灵活现,以便于这只老鹰每次在喝水时都能见到自己杀掉的那个姑娘,为此愧对。而鹰身女妖呢,终日都是哀号连连,或许想念丈夫,或许后悔当初,或许,她只是在抱怨自己的命运而已吧。(完)




回到顶部